五大联赛外围

统一与现代性如何共存 国家与人民如何共同前进?南海给出答案

公司新闻  2020-10-13
字号:

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,这是人们所熟悉的;“人才是第一生产力”“资本是第一生产力”……似乎颠扑不破。

如果我说文化是第一生产力,你同意吗?

日落时,国家大门在那边

1279年正月,广东雅山南宋左丞相卢秀夫眼看着元军船只被黑压围困,一颗忙碌了多年、悬了多年的心反而平静下来。他从容穿上朝服,腰间系上国玺,在8岁的天子赵敏面前跪拜。祁然曰:“陛下当为国捐躯。德佑皇帝被流放到北方已经让这个国家蒙羞了。今天,陛下一定不能重蹈覆辙。”

之后,卢秀福抱起小天子,跳入海中。孙中山最后一缕光芒消失在大宋王朝,随同逃亡的近十万军民也下海自尽。当时他们气得又血又泪。悲壮悲壮,历史罕见。

陆秀夫与文天祥、张士杰一起,为民族生存、自尊、自卫而战,反抗至宋亡。历史被称为“宋末三杰”。

这段历史大部分人记不清了,但却深深隐藏在富饶的珠江三角洲。今天漫步佛山南海,古村落入口处的“忆乡思”石刻,三中寺和三中寺,大都市角落的忠义园和忠义堂……提醒后人反复镌刻这段历史。

佛山市南海区,2019年止步,连续6年位居中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地区第二,民营企业10万家,居民存款全国(区县)第一.是个有钱人,而且“重利轻义”。为什么还坚持着这段沉重的历史?

正义与利益如何共存,传统与现代如何共存,国家与人民如何共同进步?南海给出了答案,充满了时代意义。

从宋代文明到“有为精神”

广东南海历史悠久,早在6000年前,新石器时代的“西樵山文化”就诞生了。南海县建于秦始皇三十三年(公元前214年);南海县建于隋开帝十年(公元590年)。近代中国南海出现了康有为、陈其元、詹天佑、邹、何香凝、罗登贤。“如果说西樵山是珠江文明的灯塔,那么前途无量的水路就是南宋文明的水路,沿途的乡村就是古典中国的诺亚方舟。”游览南海时,南海人对自己的文化充满自豪感。

走进八百多年历史的松堂村,先映入眼帘的是“行善求学”的古训和“怀乡”的现代宣言。60多岁的村民们,声音洪亮,一个个向我们展示着“东山祠堂”、“明德社学”、“翰林名石碑”等人文奇迹,临走时一本正经地送上了村民们编的《翰林名村,金瓯松塘》《村志》。

仙岗村是另一种风格。这个村庄的名字来源于通过炼丹而长生不老的葛洪,以及童话、陈祠堂、仙岗书院等民间传说,再加上少年烧番塔、粤剧、舞狮等传统民俗,创造出无穷无尽的乡村精神。

这里的很多村落,大多起源于宋末避兵祸害的“北方人”,或者宋末漂泊至此的末代皇帝和三杰之后的将士和百姓。大部分都是不甘被征服的人,坚强勇敢,伴随着宗族文化,以“三忠寺”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也传承了下来。

时至今日,每个村庄仍然有祠堂和秘密,每个村庄都重视传统和研究。村民们平时只在异地经商工作,却要回国参加祭祖、烧芬达等重大体育活动,使peop

康有为,南海丹灶人,又名“康南海”,青年时代跟随朱慈琪等国师,在西樵山白云洞求学,后游历香港,由中学转为西学,著书立说,致力于救国图强。1895年,他组织“坐公交车写信”,1898年,在光绪皇帝的支持下,他推动了1898年的戊戌变法,百日维新失败,被迫流亡。

历史上对康有为是有评价有争议的,但无论如何,与很多知识分子相比,“康南海”忠勇,学以致用,敢于实践探索,足以在史书上大放异彩。

康有为的“炒房史”,也是现代人的“黑历史”。

康有为的生活并不富裕。30岁之前,他和家人住在家乡一个8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。自从33岁在广州开了“万木草堂”后,他的理财本领一路传来,在买房、买商家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尽管他流亡在外,但他一直在买自己的房子。到目前为止,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乡村还有另一个著名的“康有为岛”。清朝回国后,广州、上海、杭州、青岛等地出现了大量的“炒房”、“炒地”,堪称一代“方叔”。

理财是个人的事,谁定义知识分子不能做房地产,不能赚钱?

事实上,独立自主,追求学问,可以是“无为”,而身为一家之主,治国平天下,必须是“有为”。

康有为不避嫉妒,著有《物质救国论》一书,主张物资理财救国;如今,位于丹灶镇的康有为博物馆,并不回避康有为护帝和炒房的历史,充满了实用主义和商业精神。

戊戌十二年后,著名的黄花岗起义在广州爆发。72位义男中,有13位来自南海。南海勇武有为的传统再次得到验证。

说到改革开放,从著名的鱼米之乡到世界制造业之都,从国家“搞活农村,让它富裕起来”的模式到“全国农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”,再到今天的“城乡一体化增长创新试验区”,南海勇敢地尝到了“头套汤”,始终走在“敢为人”和“大有可为”的时代前列!这种文化积淀让人唏嘘。

松堂村游行(照片由珠江时报提供)

国学大师陈寅恪曾说:“中原文化历经千年演变,造于赵宋时期。”回顾历史,中国历来重视农业、抑商、集权和民族自豪感,导致对宋朝文明的轻视。

除了唐宋八大家中的六位,四大发现中的三位,史书中的靖康、岳飞、秦桧之耻,两宋是中国古代商业、文化、教育的巅峰!

纸币在宋代被发现,手工业和商业蓬勃发展。自宋真宗以来,工商税逐渐超过了农业税,北宋熙宁时期农业税的比重降至30%,南宋惜春时期非农业税的比重更接近85%……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非农业税超过农业税的朝代。

伴随着商业的增长,社会文明也达到了——的顶峰

宋代的科学研究是真正的民族科学研究。它不仅“取士不问家”,而且对“官”(官二代)的考核制度更为严格;

宋朝没有好公民和贱民的划分,取消了对人口迁徙的控制。承包制使人更加平等,城市里的职工和农村里的佃户自由决定留下还是按照合同留下;

政治上也趋于平等。皇帝的责任在于修德在树立榜样方面的作用

宋朝也很重视对外开放,开放了20多个港口,在广州、泉州、明州、杭州、米州设立了5个“贸易司”,并引进了中国第一部“涉外商法”—— 《市舶条法》,使涉外业务同时达到高峰,业务规模远达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东海岸.

宋代伴随着商业文明,社会平等自由,政治务实开放,远超汉唐。直到雅山宋亡,到元明清,大臣和百姓恢复跪拜仪式,重新打压商业,闭关锁国,恢复等级,政治上加强中央集权,高压统治,内乱?直到清末康有为的李戈、黄花岗起义.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。

回顾这一点,从宋朝的文明到近代的“敢作敢为”,再到现政府迎击的“有为精神”和“有为水道”,佛山南海堪称八百年的神仙精神。

要有为,不要有为。

宋亡后,元明清时期中央集权日益加强。基本的工商业政府管理着政府阵营,扼杀私营部门,剥夺人民的财富。人民越来越缺乏活力,经济越来越陷入贫困和疲软。

张的明代革新和晚清洋务运动都是从加强中央集权和“国有”的角度进行革新,他们往往急于“做点事”,甚至“做错事”。虽然得到了正史的高度肯定,但都游离于宋代文明之外。国家日益衰落,革新者也失败了。

创新绝不能一蹴而就,往往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不断努力。到目前为止,拥有丰富秘密和先进创新的南海也面临着新的创新压力。

四十年前,中央号召“城市学常州,农村学南海”。当时南海是中国最富有的县。改革开放之初,南海率先提出“三业共长,六轮共转”的增长思路,通过“敲锣打鼓,庆富”,鼓励农民大胆致富,释放农村的巨大活力。后来一批洗脚下田的农民办厂办企业,创造了中国基层经济初级增长的宝贵样本,成为未来南海经济增长的中流砥柱。

今天和大部分地方的区别在于,南海的农民就像是生来就有金钥匙的“贵族”。依托强大的群体经济,这里几乎每个村都有群体分红,每人几万,几个农业村每年三四千元。此外,集团经济组织还承担了大量的教育和医疗二级报销。

除了团体分红,慷慨的农民往往有自己的规模和店面来收租。更重要的是,从早期的“城中村烧户抽”,到今天重要的民营经济城镇,农民们投身于工商业,从一两个机械家庭作坊,到109个全国制造业“隐形冠军”,直到敲开农家大门,依然可以看到80岁的老太太在自己的机器前做着力所能及的针线活……“有为精神”“草根精神”是这个大都市的基本背景。

然而,随着时代的发展,集体主义和基层经济带来的弊端日益明显。

千灯湖是南海大都市的重点区域和省级金融高新区。这里有很多金融总部,条件优美,高楼林立,房价堪比广州市区。但风景如千灯湖,一公里之外,有各种城中村、村级(自然村)工业园。

南海大都会客厅千灯湖公园(图片由珠江时报提供)

像珠江三角洲的许多城市村庄一样,这里的生活条件并不好

有很多“中介型”政府,土地是同时收的,同时卖的,双方差价是有区别的。南海政府提供规划指导和市场拉动服务。

离千灯湖不远的夏北社区永胜村,以83.38% ~ 93.09%的同意率成为佛山第一个古村落整村改造项目。

在土地公开经营过程中,原来的规定很透明:扣除三金后,地价分成原土地所有者(集团)50%,镇30%,区20%,其中20%归区政府,再由政府通过补贴返还给村。期间,政府聘请了第三方金融监管平台和业务平台,确保各种法式风格公开透明。

最后,政府协助引进了碧桂园,佛山当地的一家房屋公司。经协商,告知小组和村民支付一赔三的财产补偿费、拆迁补偿费1500元/平方米、搬迁期租金补偿方案20元/月/平方米。同时碧桂园承担纳税环节,保证村民优先选择物业。而地价的20%属于区政府,政府转回给集团经济机构回购集团房产,保证原有的集团经济收入不被淘汰。

从此,在政府的全力投入下,群体、村民、开发商都获得了最大的利益,全村创新如火如荼。

纵观夏北社区永胜村的创新,地方政府并没有高举“政治任务”的大旗,没有把重心放在顶层和顶层,而是始终坚持市场主导。在详细的决议过程中,不需要“XXX导在巨大压力下决策”,但通过赋予村民和组织权利,将权力抽离给下级执行者,很难实现市场平等和政治平等。

在与各级官员的交流过程中,作者也深刻体会到南海“不为而为”的文化生命力。

比如,按照地方政府的定义,收入向下层倾斜,从春天开始鼓励下层干部努力工作。各级公务员努力工作,大胆发言,齐心协力,反过来减轻了“引导者”做决策的压力,让“引导者”更大胆地拥抱市场,“让市场先做,然后让国有资产做市场不做的事”。

西樵山下的桑吉鱼塘就是“市场不做国有资产”的缩影。

西樵山下桑吉鱼塘(照片由珠江时报提供)

早在几百年前,西樵当地人就在田埂上种植桑树,用桑叶养蚕,用蚕沙、蚕蛹作鱼饵,用塘泥作桑肥,形成了“田埂栽桑,桑叶养蚕,蚕蛹喂鱼,塘泥给桑施肥”的生产结构。二者相互利用,相互促进,实现“生态自循环”

在现代大规模生产的景观下,由于自然循环缓慢,桑吉鱼塘模式逐渐被放弃。10年前,为了继承传统文化,恢复生态经济,当地政府成立了一家乡镇企业,并计划建设一个“渔、农、岳云文化旅游园”。

文化园市场化运作,以市场价租赁约1000亩村组鱼塘/地,投资5000元/亩建设200亩桑吉鱼塘生态养殖示范区,建设体验、游玩、采摘区等。先后投资1.5亿元。

虽然已运营多年,但仍难以收回成本,实现财务平衡,但“以文化保护和生态建设示范为重点”,西樵山桑吉鱼塘将继续投资。

负重旅行,还是轻装旅行?

什么是第一生产力?在这里,除了科技、人才和资本.我觉得可以郑重的加上“文化”。

科技会迭代过时,钱还是可以砸的;

人才是可以带走的,“人往高处走”,这是

但文化太长,“效应”缓慢,难以实现GDP。远不如吸引投资,房地产,大型基础设施,找块新地建“高新区”。它来得很快。作为州长你怎么决定?

中年危机的另一个名字可能叫“想家”。作为个人,作为群体,作为地方,作为国家,也是如此吗?

南海今天的成就,并不是来源于南海人民血液中的商业精神、有为精神、集体主义、草根精神。然而,即使南海依然风平浪静,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“中年”和“乡愁”的危机。省长也清醒地认识到“南海问题与南海人民有关”,开始梳理和传承文化,扶持隐形冠军,弘扬草根精神,接管二代民营企业,恢复生态经济,让人看到了更大的希望。

今天一个地方的省长选择珍惜这份“乡愁”,选择扛起担子,选择“改革开放才开始”……那别人呢?

袁泉:南海区委宣传部秦朔朋友圈

腾讯大岳。佛山新闻稿

编辑:林

上一篇:学习书法 书法用具2:毛笔的名称 下一篇:河南骑手注意!取消交通管理12123处理处罚低于3分且不得分的政策